• 孝感老澴河沿岸6665户居民完成征迁
    更新时间:2020-02-06 00:00  作者:湖北卫视  浏览:

      1月5日,孝感市六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老澴河综合治理迈出关键一步,红线范围内6665户居民、125万平方米房屋完成征迁。

      老澴河是孝感城的“母亲河”,东起府河东大堤,西至三军台汇入槐荫河。上世纪80年代,随着城区人口急剧增加、工业企业扎堆集聚,加之城市污水管网不配套,大量生产生活污水长期直排,老澴河污染日益严重,常年处于劣五类水质,多次被环保督察“亮红灯”。

      2017年底,孝感启动老澴河综合治理工程,将老澴河综合治理作为重大的治污工程、安居工程、民生工程。该市计划用5年时间,投资133亿元,通过黑臭水体整治、水生态综合治理、生态绿色廊道建设、城市棚户区改造、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等治理措施,将老澴河板块建设成城区景观轴、会客厅、亲水带、新片区,打造成城市新名片。

      该市拓宽老澴河生态空间,将老澴河两岸4.6平方公里区域纳入整治范围,遵循“生态性、公共性、混合性、延续性、可达性、亲水性”六大原则,两岸各控制15米至100米宽的沿河绿地,形成连续的蓝绿生态空间,同时植入商业休闲功能及文化体育等公益性城市功能,开放城市岸线,激发滨水活力。

      完善城市功能,老澴河板块规划建设44公里市政道路、9公里综合管廊、1000多个公共停车位;提升城市品位,改造后的老澴河将拥有76公里滨水绿带、17公里绿道、10个社区公园、15个街头公园;传承城市文化,老澴河片区将建设民宿屋、手工艺品商业街、孝文化主题厅、名人纪念堂、麻糖工艺博物馆。

      2019年,老澴河综合治理工程完成投资60亿元,9.8公里河道清淤、岸线整治基本完成,城西、光明、府前等9个安置区主体工程春节前全部封顶。今年将完成老澴河综合治理和两岸市政配套工程,实施后湖片区雨污分流综合整治二期工程。(记者陈春保、通讯员吴险峰、聂慧)

    “阳光征迁”啃下“硬骨头”

     ——老澴河沿岸征迁记

        说起刚刚过去的一年,周吉金很激动。

        作为老澴河房屋征收指挥部办公室主任,周吉金见证了孝感城市发展史上里程碑式一页:2019年底,老澴河大征迁提前一年完成!

        余佳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作为孝感市规划院规划二所所长,她与老澴河打了十几年交道。这条河曾让她忧心、无奈、愤懑。大征迁的完成,让她看到了新生的亮光。

        一块“硬骨头”

        拆迁,天下第一难,老澴河拆迁特别难。

        难在哪?

        体量大,任务重,时间紧。老澴河征迁涉及6665户、125万平方米,市指挥部要求孝南区3年完成。“相当于搬迁一个小县城,难!”

        标准不统一。仅主城区就有4个标准。标准有弹性,裁量有空间,过程不透明,群众不相信。

        参与主体复杂。老澴河位于城郊接合部,大部分都是民房。一契多户,家庭析产难;私搭乱建,分类处置难;时间跨度长,证据认定难。“一个面积百把个平方米的房屋,涉及到三代人、20多个利益诉求主体。”

        不过,也有两大有利因素——

        群众有呼声。这是孝感最大民生工程,群众期盼了数十年。

        有政策支撑。2017年,孝感“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”正式出台(人们称其为“9号文件”),明确提出,被征收人可以选择货币、产权调换、产权调换加货币等补偿方式,还可获得临时安置费、搬迁费、补助和奖励等补偿。每种补偿方式都有明确具体的标准。比如,征收人选择产权调换,按建筑面积1:1标准还建安置;征收住宅房屋的,按照2000元/户支付搬迁补偿费;征收商业、办公用房的,按照30元/平方米支付搬迁补偿费,等等。

        “定了标准,也就定了规矩,干部可以一把尺子量到底。”周吉金说。

        效率“大比武”

        啃硬骨头,需要干部担当作为。

        2018年4月,老澴河征迁第一仗在书院街办城西社区打响。指挥部下达指令:5月底,完成434户、24家企事业单位征迁。

        街办党工委书记周文波带领30多名干部走上征迁一线,党工委、办事处将办公室搬到社区指挥部。“每天早上6时开碰头会,晚上9时开总结会,常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钟。”周文波说,一个多月时间,先后有8名干部累倒、病倒在征迁一线。

        硬作风成就了“城西速度”。城西社区仅用45天就完成全部征迁,老澴河大征迁开了好头。

        啃硬骨头,更需要干部勇于创新。

        新华街道需要征迁1966户,任务最重。启动前,街道办党工委书记李劲松曾带领干部去城西取经。回来后,他却找到指挥部要求:试点推行房屋智慧征收系统。他认为,城西“大员上阵,干部包保”模式,消耗大量人力,效率也不高。

        2018年初,老澴河征迁指挥部借鉴外地经验,投资开发智慧征收系统——政府招标的第三方公司入户测量、评估,数据公示后输入系统,汇集征迁户其它信息,自动生成征收补偿协议。“让系统说话,干部没有一分钱裁量权。”李劲松说。

        动员,从“入户沟通”到“集中宣讲”;安置,从“集中”到“分散、就近、就地”;选房,从“先签先选”到“集中摇号”……“每个环节都在创新,争取让群众满意,经得起时间检验。”周吉金说。

        新华街道刷新了“城西速度”,一天签约上百户。

        第二轮征迁启动,周文波带着干部来到新华街道取经。

        公开、公平、公正

        “别人签不签,我不管,反正我不签。”

        文昌阁社区征迁动员会后,家住万福街的郑阿姨逢人就说:我一没关系,二没门路。“这个‘钉子户’,我当定了。”

        起初,社区制定的选房方案是“先签先选”。有居民议论:“干部先签约选房,肯定要把好房子先选走。”为打消群众顾虑,胡松柏与街道、社区干部商量,决定“摇号选房”。

        选房这一天,万福街113户居民集中摇号。抱着观望的态度,郑阿姨也来了。摇号采取一户一人的形式,登记时取一次号,取号即为摇号顺序,摇号结果为最终选房顺序。摇号结果,现场公示,接受监督。

        结果出来了。郑阿姨摇到“1”号球,可以第一个选房。有这么好的运气,她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        让她“意外”的还在后面。同是万福街征迁户,文昌阁社区总支书记胡松柏摇的是90多号,书院街道办事处主任朱洪刚摇的是121号。

        干部再次上门,郑阿姨爽快地说:“你们说的公平公正是真的。这协议我签了。”

        基层治理,最讲一个“公”字。

        李劲松说,群众最在意的是政策公开、执行公正以及公平。为啥观望?说白了就是有两怕:怕政策多变,前紧后松,先拆的吃亏,后拆的受益;怕干部办事不公,“老实人”吃亏。说到底就是政府、干部公信力不够,群众不相信。

        重塑公信力,“阳光征迁”应运而生——“三统一”立规矩:统一政策标准、统一宣传口径、统一操作程序;“三公开”定秩序:信息公开、过程公开、结果公开;“五必查”保公平,涉及村干部、公务员、面积大于300平方米、小于50平方米、群众投诉的征迁事项,纪检监察部门及时介入审查。

        征迁之初,政府公开承诺:把最好地段、最好环境、最好房子还给群众。群众将信将疑,不少人议论:“好地段肯定搞开发了,会留给我们?”

        与征迁同步,指挥部相继公示城西、星火、光明等9个安置区建设方案。看完方案,群众心里有底了:“安置区都在河边上,靠近主干道,周边是花园。交通方便,环境又好。”

        光明、府前两个安置区,在最初的设计方案中,不临河,远离主干道。讨论方案时,指挥部坚持让设计方调整方案,将两个安置区前移500米。

        2019年12月,3个安置区主体工程全部封顶,政府兑现了承诺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春保 通讯员 吴险峰 张飞 陆新刚)

    期待“母亲河”重焕光彩

    老澴河府前片区航拍图。 (视界网 肖萱 摄)

        (一)

        “水兴则城市兴”。孝感城因老澴河而兴。

        地方志记载,这条河途经孝感古城四个城门,有“金西门,银南门,迎官接府大东门,挑水卖菜小东门,黑漆棺材出学门,杀牛剐羊是北门”之说。

        孝感城市根脉从这里延续。“澴川八景”中的“西湖酒馆”“槐荫琴堂”“泮沼荷香”“文昌阁”就分布在老澴河沿岸。其中“文昌阁”最负盛名,与武汉黄鹤楼遥相呼应,享有“南楼北阁”美誉。

        这里曾是黄金水道,舟船可直通汉江,沿岸有四大码头。孝感县志记载:“沿岸帆樯如林,入夜桅灯似星。”

        “硬币掉到河里,一眼望下去,能看清正反面。河里淘米、洗碗,引来的鱼虾可以用撮箕舀。”说起老澴河的美,60岁的文昌阁社区总支书记胡松柏眼睛放光。

        (二)

        1978年,胡松柏应征入伍,4年后回来,老澴河变了。“水不能吃,也没人敢下河洗澡。”

        “五六十年代淘米洗菜,七十年代洗衣灌溉,八十年代河水变坏,九十年代鱼虾绝代。”这个顺口溜,印证了胡松柏的说法。

        孝南区新华街办党工委书记李劲松认为,三个因素导致了老澴河生态恶化——

        1959年,河口大堤修建,老澴河与府澴河水系被切断,来水少了;

        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,县办、街办企业扎堆两岸,近百家化肥厂、造纸厂的废水直排老澴河;

        因地势低,城市管网不配套,老城区生活污水大多流入,老澴河成了“下水道”。

        “水跟酱油一样,红虫子漂一层。”胡松柏的家在万福街,距老澴河一两百米,常年不敢开窗。

        老澴河边上的人家,在煎熬中等待转机的到来。

        (三)

        回应群众期盼,2009年,老澴河治理启动。

        10年来,老澴河治理,每年都写进地方政府工作报告,年年都是地方“两会”热议话题。

        年年治,效果却不理想。至2017年,老澴河仍常年处于劣五类水质。

        症结在哪?

        “老澴河治理涉及水体修复、棚户区改造,以及城市功能完善,是一个系统工程,需通盘考虑。”余佳从2009年参与老澴河治理的规划设计。她认为,老澴河治理经历了三个阶段:

        先是“头痛医头,就水治水”。治标不治本,没堵住污染源。边治理,边污染;

        再是“综合治理,分段实施”。2011年,孝南区启动老澴河综合治理试点,长度仅1公里,历时3年,连拆迁都没有完成;

        困惑中,老澴河治理迎来了大转折——2017年11月20日,老澴河综合治理工程正式启动。

        政府决心很大。“用5年时间,投资133亿元,治理一条河,改变一座城”。

        “到2022年,老澴河综合治理项目完成,老澴河、澴河、槐荫河将重塑孝感‘两水夹城,一水中道’的水乡园林格局。”余佳说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陈春保 通讯员 吴险峰 张飞 陆新刚)

    (责任编辑: 肖进安)

    此稿件为延展阅读内容,稿件来源为: 湖北日报 。如发现政治性、事实性、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并提供稿件的纠错信息。
  • 网站备案号:鄂ICP备11004461号
  • 网站关键词:湖北卫视,湖北卫视直播,湖北卫视节目表
  • Copyright © 2009-2014 52HBTV.COM 湖北卫视金众网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持续低温阴雨致花期迟到 江城樱花将在3月下旬开
  • 武汉交通再投800亿 加快建设118个重点交通项目
  • 在鄂全国人大代表进行集中学习视察
  • 在汉央企承建的南京五桥最高主塔封顶 外层为钢
  • 万博bet官网
  •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
  •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
  • 白金会娱乐集团
  • 网上真钱扎金花
  • 888真人备用网址
  • 老虎机作弊器
  • 福彩3d谜语